【闽海神州】三坊七巷民居的文化品格

发布时间:2012-09-25 来源:福州晚报 编辑:卢美松浏览:-
        福州坊巷民居与园林建筑,集中体现了士人的习尚与追求:旨在环境宜居与园林乐趣,追求人与自然的亲近与和谐。表现为:讲究造型玲珑精巧,具有观赏价值;讲究环境优雅静谧,具有安享清福的价值;讲究高尚儒雅的文化意蕴,具有陶冶情操的价值;讲究大姓联姻、亲朋戚友之谊,具有密切人脉价值。如衣锦坊之水榭戏台,集居住、宴饮、演戏之用,有园林胜景之致。欧阳氏花厅极尽工巧华美,作为起居读书之所,亦极惬意。陈承裘故居的梅舫与陈衍故居的匹园,皆布置精巧,宜于藏书,读书。
       清代博物学家郭柏苍,于光绪间入居光禄坊玉尺山(古闽山),淘古井,得沁泉,又凿漾月池。他在所作《闽山沁园记》中指出:穿地作池,叠土为阜,以本屋附近之高楼、古树为映带;百步之阜,自下视之,因有树木阴翳,远视如重冈复岭;陟阜之颠,遥观乌山、于山及远处诸山,与此阜成“宾主朝揖之势”。他认为,这就是形家所谓“假远为近之法”。他还认为,照此法则“七城烟树,他家景物,可猎而有”。因此他觉得,沁园虽小,日涉而觉大,自己寄耳目手足于园中,所见花葩、竹芽、鸟噪、鱼游、蝉蜕、蚁卵,种种变幻,而成四时,并生兴味,他认为这就是陶渊明所说“园日涉以成趣”。这样小园游观,亦若造访门外之湖山江海。他不仅“穿池以悦目”,还作闸以主水之蓄泄,“使水绕屋”。这样,在他家的山林园池之内,有时蝉声在树,蛙声在水,笛声在楼;有时“微风淡月,致群动作态,万象澄影”,令人生“心怀千里”之感。郭柏苍咏漾月池诗曰:“老来尺幅寓千里,阅遍世途意转慑。一区那足生云烟,三亩仍然展步屧。”这表明,修筑坊巷园林,还是涉世深、阅历广的仕人文士于年老退隐时,寄寓自己人生经历与感慨之所。“深秋结想高于云,更看墙头山万叠”,正是他们性情的最好表白。
       福州坊巷建筑因地处会城之中,受区域限制,注意节约空间,尽量发挥地利,故在建宅造园时,极尽巧思与匠心,天地虽小,蕴涵殊深。不管是园林、庭院,还是花厅,都注意山水的布置。或构筑假山雪洞,或开凿池沼水井,做到山水相依,花木映照。以造山而增气势,以引水为聚灵气。令人赏心悦目,怡情惬意。光禄坊玉尺山郭宅,凿井多达九口。黄巷葛家大宅,范围甚巨,开凿七口水井,一处斗池,俗称“七星八斗”,似以应天上祥瑞。他们依山造屋,凿池引水,种树莳花,架梁筑轩,工于设计,巧事安排,使居室书斋皆充满诗情画意。许友诗云:“但得幽居草木安,小园数步转能宽。”林材诗曰:“休嗟陵谷湮池馆,且喜蓬壶近市廛。”孟际元诗称:“羡君结构似山家,日日山堂看晚霞。”让人在城市山林或坊巷园庭中逍遥诗酒、悠游岁月。这是那时文人的生活理想和室书斋皆充满诗情画意。许友诗云:“但得幽居草木安,小园数步转能宽。”林材诗曰:“休嗟陵谷湮池馆,且喜蓬壶近市廛。”孟际元诗称:“羡君结构似山家,日日山堂看晚霞。”让人在城市山林或坊巷园庭中逍遥诗酒、悠游岁月。这是那时文人的生活理想和人生追求。
       福州三坊七巷建筑,不仅集中了主人的营建智慧与财力,展示其规模与华丽,而且还由于历代相传,陈陈相因,积淀起丰富的文化内涵与浓厚的乡土韵味。这些建筑粉墙黛瓦,突显高雅情趣;崇宇高堂,宣示世家气派;琐窗绣户,蕴涵富贵本色;深宅大院,彰扬大家风范;园林书斋,寄寓旷达情怀。总之,在这些府第园林之中,士人追求的是安宁静谧的气氛,诗书琴棋的趣味,孝悌忠信的理想。仕宦之家崇尚富丽堂皇,精萃秀美;儒雅之士追求仁山智水,朴茂清纯。因此,在坊巷之中,既有豪奢华贵之居,也有模山范水之筑,各具形态,各得其所。坊巷建筑集中地反映了居住者的地位、身份、情趣、好尚,乃至理想与追求。建筑是文化的积累,也是文明的展示。
       三坊七巷建筑,或为贵宦宠臣发迹后的府第,或为名贤封翁休致后的居处,或为高士隐者恬退的寓所。这些宅第崇墉高墙,可以防盗,可以封火;广厦深院可以安居,可以待客,可以祀祖,可以礼佛;书楼塾斋,可以藏书,可以写作,可以课子弟,可以习书画;花厅名园,可以憩息,可以游观,可以聚会,可以吟咏。
       因此,福州坊巷中的府第民居,不仅反映城市建筑文化的典型特征,而且体现缙绅之家、士儒之户的文化修养、人格操守、志向情趣。坊巷士绅之家,以读书为世业,以宦达为目标,故多产科第人物、命世之才或社会闻人。据统计,三坊七巷内历代共有140多人举进士,涌现出410多位历史名人。坊巷内出现的世家望族也令世人瞩目赞叹,如侯官许姓世家(七世同居,五代书家诗人);林浦林氏(七科八进士,三代五尚书)、螺江陈姓世家(六子科甲、世代显宦);汾阳郭姓世家(四代七进士九举人);洗银营郑姓世家(四世五进士三翰林九举人);武林沈氏(世代官宦,海军世家);龙山刘姓世家(近代多出科技与社科界名人,且由儒入商)等等。
       令人感兴趣的是,坊巷士绅之家,不仅因科第高蹈、仕宦得意而悬有许多炫目的牌匾(如状元、进士、翰林、会元、经魁、举人等),而且从他们精心命题的园名、斋号中,也可概见主人的智慧与人品,或称堂、轩、斋、阁,或名听雨斋、香草斋、花光阁等,显得典雅温馨。同时,从宅第内的楹联中也可想见主人们的理想与希冀,如“巷陋过颜,老去无心朱紫;园名自宋,秋来有意芙蓉。”“莫作心上过不去之事;莫起世上行不得之心。”“子孙贤,族乃大;兄弟睦,家之肥。”“藏书岂为儿孙计;有志都教馆阁登。莫作心上过不去之事;莫起世上行不得之心。”“子孙贤,族乃大;兄弟睦,家之肥。”“藏书岂为儿孙计;有志都教馆阁登。”这些内容,反映出那个时代上流社会人士的文化修养与精神境界。我们在欣赏名园杰构的雅致精巧、灵秀婉美之时,还应体味其中深长的文化意蕴与能工巧手们的艺术匠心。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管理委员会、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7588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