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沈葆桢与近代中国海军的复兴_三坊七巷官方网站

论沈葆桢与近代中国海军的复兴

发布时间:2012-09-26 来源:国防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编辑:邓泳有浏览:-
        沈葆桢是晚清洋务运动的主将之一,他针对当时中国海军建设落后于西方列强的现状,提出了建设海军的系统理论,并第一个将制海权提到战略的高度,在同期的洋务大臣里面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一生奉行“守之于外海”、“战之于大洋”的积极海防思想,主张以“铁甲舰”为核心,辅以船政局自己制造的中小型兵轮,组建一支操练娴熟、机动灵活、战力可观的舰队,平时加强训练,战时协同作战,力求籍此改变晚清有海无防的历史。
       针对当时日本对台湾虎视眈眈的严峻形势,沈葆桢对建立一支什么样的海军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上策是监视一旦有警就封堵敌国重要军港;中策是战之于大洋;下策是近海防御,其核心思想可以归纳为:组建强大的外海舰队,夺取制海权。要实现这个目标,至关重要的环节就是要购进“铁甲舰”。在沈葆桢的战略蓝图中我们可以看出,“铁甲舰”占据着独一无二的地位。以一艘“铁甲舰”配之以其他中小型船只即可形成一支战力较强的舰队,与当时亚洲各国海军和列强在华海军比较,实力有过之而无不及,执行“近海防御”任务是不成问题的。从当时中国北洋、南洋、广东3 支舰队来说,如果每支舰队均装备一至两艘“铁甲舰”,平时演练战法,加强训练,战时互通消息,协调作战,别说遇有外敌入侵可与之一战,即使是巡弋外海,“战之于大洋”也绰绰有余,绝不至于陷入被动挨打、全军覆没的境地。
       早在“甲戌台湾危机”期间,沈葆桢以钦差大臣的身份率领陆海军赴台主持台湾军政。在与日本侵略军对峙的过程中,他就深刻体验到“铁甲舰”和外海水师的重要性。他在给左宗棠的信中说,“铁甲船实非兵轮所能敌”;对李鸿章也是多次提及,“惟铁甲船必不可无”。他把铁甲舰当作海战的中坚力量,指出“非谓有铁甲船而诸船可废,谓有铁甲而后诸船可用”。沈葆桢重视“铁甲舰”的思想是具有深远的战略眼光的,在当时西方各国海军均拥有铁甲舰并积极对外扩张的情况下,如果中国再不知耻后勇奋起直追提高海军实力的话,重蹈两次鸦片战争惨败的覆辙已经可以预见了,而提高海军实力最直接有效的途径就是向西方海上强国购买先进的军舰。沈葆桢认识到,以当时中国的造船水平,一般的小兵轮和商船不在话下,但真正能够“战之于大洋”、“封锁敌国军港”的大型军舰还是得靠西方购买。但不幸的是,在满朝文武重臣中,支持沈葆桢购置铁甲舰之议的竟廖廖可数,惟一与他志同道合的左宗棠也因忙于收复新疆而无暇东顾。至于身为洋务重臣的李鸿章,担任北洋大臣却对海防事务一窍不通,竟然被英国人赫德所蒙蔽,认为炮弹可击穿铁甲,花巨额银两去购买这种一击可穿的铁甲舰得不偿失。为此,沈葆桢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导李鸿章,“铁甲船非无可破之炮,然较之木壳铁皮者,难易迥殊。且船有隔断,纵受伤而不至沉没,尚可以战,且我船上所用亦阿摩士庆(英国的“阿姆斯特朗”)、克罗卜(德国的“克虏伯”)之炮,彼能及我,我亦能及彼。若仅恃炮台、水雷、蚊子船等,事非不足以守口,倘彼攻其所不守,则迁地弗良。我积年累月所备者,尽居于无用之地”。但不管沈葆桢如何据理力陈,李鸿章就是不肯购买铁甲舰,而是听从赫德的建议,买了几艘所谓的兼碰快船和蚊子船,他寄予厚望的这些小炮艇却都在马尾海战中被击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就在中国内部还在争论是否需要铁甲舰的同时,日本却已经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海军的现代化。1875 年5 月,明治政府向英国订购了3 艘军舰“扶桑”号、“比睿”、“金刚”号,其中“扶桑”号就是铁甲舰,并且国内自制的3 艘军舰“清辉”号、“天城”号、“磐城”号也已竣工列装。此消彼涨之下,中国海军建设实已落后于日本,在1894 年的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为使中国建成一支足以夺取制海权的近代海军,沈葆桢想尽了一切办法。他认识到,以中国现有的人力、物力、财力,要同时建设南北洋两支舰队是力不从心的,只有集中力量才能达到目标。因此,作为与李鸿章分办南北洋海防的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桢从战略全局的高度出发,牺牲南洋海军的利益,全力支持李鸿章建设北洋海军,如此高风亮节,在其时倾轧成风自保实力的官场中难得一见。在当时建设经费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沈葆桢主动上奏,请求将南洋海军3 年的经费600万两白银全部调拨给李鸿章的北洋海军,其初衷是把所有海防经费集中起来,由北洋海军来创建中国的外海水师,夺取制海权。但哪想得到李鸿章接收了经费却以各种理由推托,迟迟不肯用在海军建设上,最后的结果就是三年以后天下大旱,海军建设经费被清政府挪用于赈灾,军舰还没见影子,军费已不翼而飞。
       虽然穷沈葆桢毕生之力也没有看到铁甲舰队的成立,但他在前期所做的工作却为日后中国海军的短暂复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沈葆桢病故以后,在福州船政局总监督法国人日意格和留学英国归来的刘步蟾等人的奏请下,李鸿章终于了解了铁甲船与兼碰快船、蚊子船的各自不同特点,也意识到受了赫德的愚弄,这才决定大举购买铁甲舰,在经过反复比较后向德国船厂订造了“定远”和“镇远”号。1885 年海军衙门成立以后,又分别向英国和德国订造了巡洋舰“致远”、“靖远”、“经远”和“来远”,直到1888 年12 月,沈葆桢梦寐以求的铁甲舰队———北洋海军终于在他病故8 年后成立了,这是中国第一支现代化的外海海军,以其当时的实力来说,犹能排在英、法、德、俄、美之后居世界第6 位,亚洲第1 位。可惜北洋海军从成立伊始就再也没有购进新的军舰,每年的维护和训练费用大半都被挪用去修缮颐和园,余下的经过层层贪污克扣就更是少得可怜了,不出几年就被日本海军迎头赶上,所以后来才有甲午海战之败。在北洋海军9 艘主力军舰上担任管带的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叶祖珪、方伯谦、林永升、邱宝仁、黄建勋、林履中、杨用霖(林泰曾自尽后接任管带)等人皆毕业于福州船政学堂,管带以下人员更是不可胜数。沈葆桢虽然已经故去,但他所培养的中国近代海军人才群体成为他留给后世的宝贵财富,撑起了晚清中国海军的天下,真无愧于“中国近代海军之父”的赞誉。
       分析沈葆桢的海军战略,我们不得不佩服他非凡的战略眼光和勃勃雄心,如果晚清朝庭能够按照他的主张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加强海军建设,中国成为海上军事强国只是时间问题,更不会有1894年甲午之耻。可惜在当时腐朽没落的清王朝,战略再好也无法得到落实。究其原因,一是清朝最高统治者根本无此雄心来建设一支远洋海军;二是根本没有足够的经费来保证建设一支规模庞大的海军;三是以当时中国海军的技术水平和训练强度,根本无法形成远洋海军的战斗力。因此,建设一支强大海军的梦想就只能一直停留在沈葆桢的奏折和书信之中了。我们在缅怀沈葆桢的同时,更要秉承他突出制海权,建立外海海军维护国家利益的深谋远虑,为我军早日建成一支强大的远洋海军而不懈奋斗。
       参考文献
       [1]沈葆桢.《沈文肃公牍》.福建人民出版社,2008
       [2]唐耀华《. 清末船政大臣———沈葆桢》.上海大学出版社,2007
       [3][美]庞百腾《. 沈葆桢评传———中国近代化的尝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4]卢美松《. 沈葆桢研究———纪念沈葆桢诞辰180 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海风出版社,2000
       [5]林庆元,罗肇前.《沈葆桢》.福建教育出版社,1992
       [6]江苏省中国现代史学会.《沈葆桢生平与思想研究-沈葆桢巡台130 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管理委员会、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7588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