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礼《荷瓶》由福州漆艺研究院研发设计_三坊七巷官方网站

国礼《荷瓶》由福州漆艺研究院研发设计

发布时间:2017-07-18 来源:三坊七巷 编辑:三坊七巷网站管理员浏览:-
 

福州脱胎漆器是具有独特民族风格和浓郁地方特色的中国传统艺术珍品,与北京的景泰蓝、江西的景德镇瓷器并称为中国传统工艺的“三宝”,享誉国内外。清宣统二年(1910年)以来,参加美国圣路易斯博览会、意大利觉兰多博览会、德国柏林卫生展览会、英国伦敦博览会和在美国芝加哥、日本东京,以及菲律宾、比利时、巴拿马等地举行的国际博览会,多次荣获特等金牌奖、头等金牌奖和最优奖等多种荣誉,曾被誉为“珍贵黑宝石”和“东方珍品”。


今年在福州举办的金砖国家政党、智库和民间社会组织“三合一”论坛,由福州漆艺研究院福州研发设计的《荷瓶》,作为国礼,再次向国内外宾客展现福州漆艺之美。


国礼《荷瓶》由福州漆艺研究院阮界望副院长带领的研发设计团队设计,以简洁的现代设计语言融当代审美与中国传统文化为一体。作品用五片荷花瓣围合使“荷”与“瓶”(谐音“和平”)共融于一个圆润的器形中隐喻五行和合,和平合作,圆满美好。


地底工序十分繁琐,是为了增强表面的硬度,增加器皿的使用寿命。忍耐、健全、实诚的德性才是“器物之心”。每一件《荷瓶》都要经过刮隧、裱布、刮灰、糙漆、补抿、整素髹朱漆的悉心手作,瓶身才能变得坚固而风雨不侵,细腻而平滑如镜。

刮隧后的裱布是传统漆工艺中非常重要一环节。裱布过程中一定用力往四周扯匀,尽量将经纬线与底胎平行,布与底胎不是谁征服谁,而是相互服贴的理想状态。

裱布结束之后就开始耗时最长的刮灰了。正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漆器质量好坏灰胎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一个瓶子,制作团队头尾要刮7次灰,包含中灰3次,细灰3次,添加红色色粉和生漆的细灰1次。漆灰刮完之后都需要打磨平整,中灰用砂纸打磨即可,细灰和之后的糙漆工序则需用水砂纸湿磨,水磨细腻,可以避免在漆面上留下砂纹。

补抿就是刮一层更细的灰,填平朱漆表面水磨不平的微小的细孔、沟纹、缝隙,让瓶身更加细腻,整素髹朱漆之后,才能光亮平滑。


《荷瓶》外饰朱漆素髹,内饰晕金,单纯的朱金两色寓意着“炎黄”国之礼。选择朴质无纹的素髹技法是为了保证量产的《荷瓶》虽是心之手作,外观却能达到机械生产那样统一、整齐的水平。

单色素髹技法看似简单,实则对髹饰者的要求极为严格。它的制作过程不像变涂技法那样随性,可以随心所欲去磨显创造。相反的,它需要髹饰者在髹涂、打磨、推光、退光、楷青每一道工序都循规蹈矩、小心翼翼,只有如此地耐心对待,才能避免出现瑕疵。

设计上的巧思也增加了工艺上的难点。《荷瓶》的五片花瓣交界处,有多个“阴角、阳角”的转折。在后期的打磨推光中,对于这部分细节的处理是相当折磨人的,一不小心就会磨穿磨破。如何让单色漆地通体保持无懈可击的统一、温润细腻的质感,无疑对髹饰者的耐心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终于,在5月28日,阮界望和他的研发设计团队完成了“国礼”这个命题作业。并在6月7日提交了答卷,21件《荷瓶》悉数完成制作。


这份最走心的中国礼《荷瓶》,代表着中华儿女最纯粹的赤子之心,用匠人有温度的手作传递爱与和平的期许,与外宾建立起由理解和宽容搭成的友谊桥梁。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福州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17012135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