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园有梦

发布时间:2018-01-26 来源:三坊七巷志愿者单南老师 编辑:浏览:-

沈园有梦,那是清晨挂在柳稍上的一滴朝露,是初秋荡在残荷里的一汪清泓。

背着行囊,独自来到了绍兴。又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只为了看一眼这秋风中的沈园。

站在放翁桥上,拍打冰冷的石欄,忽然有种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感慨,放翁桥上的许多思绪,追回到八百多年以前,此时若陆翁就在我的身边,我将对他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浪迹天涯三长载,

                 暮春又入沈园来,

                 输与杨柳双燕子,

                 书剑飘零独自回。

婉转哀怨的曲调在耳边萦绕,心里却有着对陆放翁恨铁不成钢的怨忿。唐琬怎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一个拿不起又放不下的男人,一个封建礼教的牺牲品?我不知道他的凌云壮志、爱国情怀是对谁而言,可我知道,伤透了而夭折的心,洒落一地是无法捡回的。也只是忿忿而已!

     沈园如一弯碧水,静静地躺在绍兴古城的一角,在风雨中延续着它凄婉的梦。导游说,和鲁迅故居等热门景点相比,来这儿的人并不多。漫步园内,果然只是偶见三、两个游人的身影。

时已入秋,水塘里的残荷没了夏日的精采,荷叶开始枯落,如唐琬年轻的生命。沿小径走去,满地落叶,穿竹林,过草亭,径直来到题着《钗头凤》的断壁前,青砖垒起的墙面,污渍斑驳,黑底白字的石碑,被雨水风尘冲刷得如淌下道道泪痕。倚在假山边,望着墙上的《钗头凤》发呆。

 

1.png

 

红酥手,黄滕酒,满园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沈园的故事在世代人中传唱,一曲《钗头凤》更是将这故事艺术化到掷地有声,感人肺腑。陆游和唐琬,一对恩爱夫妻,因为陆母的极力反对,不得已一个另娶一个另嫁。又是阳春三月,陆游独游沈园,不期与已为他人妇的唐琬相遇,唐琬征得夫婿同意,置酒与陆游共饮。举杯中,相看泪眼,往昔的深情蔓延开去,许多悲哀,许多无奈,落笔便有了这空前绝唱《钗头凤》。 唐琬的词作在左边: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细细咀嚼,遥想当年,心有无限感慨。一对情侣走过,嘻嘻哈哈的笑声随风飘落,我不知道他们的结局,但我想到了人生的无常。人说爱情很伟大,其实世俗更伟大,伟大到能扼杀爱情,让爱情屈从,那淫威,丝毫没有和你商量的余地。园内有宋代葫芦池、土山、水井,有明朝的鬲炉瓷片,有水榭亭台,穿过回廊坐在水塘边的石头上, 人常说沈园偏多无情柳,依依柳条轻拂水面,其实它风情万种。水中成群的鲤鱼,时不时扑通扑通地跃出水面,有人在对面亭子里喂食,鱼群逐食而去。一只脊背上布着黑色斑纹的红鲤鱼向我游来,好大的个子,手臂长,一声不吭地看着我,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已经到了成精的年龄,只是那份优雅和漂亮让我忍不住要和它对话,你知道唐琬吗?”“你知道《钗头凤》吧?鱼儿无语。

 

2.jpg

李家台门太平天国壁画

和沈园一街之隔,是太平天国时期留下的一幅壁画。进沈园前我先去寻它。连问了好些人都说不知道,河边一群白发老人在聊天,其中的一位老人告诉我,就在对面的院子里。走进院门,住着居民,院内七零八落地挂着晾晒的衣物,剥落的墙体,破损的屋檐,太平天国的壁画被锁在一间有木栅栏围着的屋子里,长年烟熏火燎,屋内漆黑一片,看不清两面墙上都画些什么,只好把相机伸进木栅栏内,闭着眼睛用闪光灯拍了两张,看画面似乎有亭台楼阁,又有许多站在风尘中的人物,好象还有一人立在战车上呐喊,想来这壁画表现的是太平天国军的战斗场面,真想推了门闯进去,可惜没胆。木栅栏外立了个石碑,上书李家台门太平天国壁画,是绍兴市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身后跟进来两位老人,问他们常来这儿吗?要找谁开门啊?老人说我们从没听说这还有个壁画,是听你说才跟进来的。我哑然。沈园的故事路人皆知,因为沈园如梦、沈园有梦,有古今交织在一起的情感之梦。可更多的历史行踪被掩埋在时光的风尘里,哪怕它曾经石破惊天、轰轰烈烈,如这壁画。

天色已晚,月儿爬了上来,心意沉沉。历史总有降下帷幕的时候,个人、民族、国家甚或人类,总逃脱不了的命运。远处断断续续飘来许美静的歌声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断---------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福州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17012135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